《新扒马褂》阎鹤祥 郭德纲 于谦
发布于:2022年
播放:0次
时长:44:20
播放
暂停
收藏
添加
分享

本字幕由腾讯音乐天琴实验室独家AI字幕技术生成

好了

我们仨呢

作为主持人呢

给大伙儿说了半天了

我们准备给大伙儿换换耳音

咱们唱一个吧

走手续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他永远不会堵车

一提到摩托车

大伙儿的事儿啊

对对对啊

是哈雷啊哈雷是没听见吧

什么人喊的是阎鹤祥哦

那么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相声新扒马褂表演者

阎鹤祥、郭德纲、于谦

嗯嗯

叫什么都有

这个组合谁也没想到吧

我也没想到这个

其实熟悉德云社的观众都知道啊

我跟我师傅于老师啊

没在一台上演出过

为什么呢

这个嗨

这怎么说呢

其实老看风向啊

您翻以前风相的录像

德云社封箱呢吧

马观是一个有标志性的节目是的

是不是对吧

观众能感觉出来

谁封箱演这个就代表明年要捧谁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这么多年不摇号儿都等着呢

那恭喜你了

他今天怎么就轮着我了呢

你花钱了呗

确实买东西了

但这个实话实说啊

其实我我这我

我解释两句可以解释两句

这个其实老观众都知道

我那个搭档啊

是我们这个少班主啊

范思哲

这个呢呃

现在比较忙

啊有影视啊什么的

这都比较忙

这个呢

嗨说笑

两口子就这搭档跟两口子一样

那错了

你看郭于二位老师

我们老哥儿俩郭老师于老师这么多年狼狈那个

不是那个那个那个经常合作

跟他写的一样啊

精诚合作这么多年

但是人家也是后来才搭档

那是年轻的时候

也各自有搭档

啊是的

是搭档

所以人家这叫什么呀

叫半路夫妻

我跟您儿子da

我跟你儿子搭档

各位

我跟郭麒麟搭档

郭麒麟那年15 岁

这么早就结婚了

他还是个孩子

我那时候我还有工作

对我正经到他们家

我这算强抢民女

我感觉

这词儿挺多雅气

你看啊

到后来你看之前在大连有影视做节目

火忙坏了

他关键是观众也喜欢

这其实也好

你看去年去年封箱

我就一人儿说了一个对

后来大林跟于老师说了一个

本来去年封箱计划是我大鳞鱼老师

我们仨人说

嗯嗯

后来我就跟大林说了

我说大林

我现在跟于老师的关系跟婆媳关系一样

怎么呢

婆媳关系这都一样吗

这老两口子

我们老俩口子对不对

都老了

哎对我说你要是跟于老师呢

那你就跟于老师

跟我

你就跟我仨人

我们也来不了

有个性啊

后来我自个儿就来了这么一个

今年你看我师傅觉得有点儿不合适了哈

所以你老公带着儿媳妇来啊

我这一左右俩娘们儿哈

所以呢

为什么于老师得跟着呢

为什么得看着点儿

这关系就明白了

什么就明白了

看透了

你想说什么呀

你这关键我想说

这个问题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啊

大林呢

你看多火

Y 若演出

其实大林出去演出

要我说这算出外务工

因为家里有买卖吗

出去演出

这不出外务工吗

一年也没回来啊

这不快回来了吗

所以你看我是寡妇失业的什么词儿啊你

这你都跟哪儿学的这嘴炉灰渣子呀

老俩口子带着我

所以我们这组和各位这叫德云留守家庭嗨

我明白了啊说了半天为了说这个啊

其实啊这好啊好嘛

我觉得现在好多我们的年轻演员

你看啊拍电影

嗯嗯

做节目

嗯这个录像啊

各种多Xi 发展

其实啊

我们老先生

包括侯宝林

侯大师当年就说过

咱们这行儿

功夫在戏外

对对

你看着这些

仿佛跟说相声没什么关系

实际上跟说相声就是没什么关系

也是多谢他

还是有帮助啊

有帮助

有帮助

那是但是啊

各位今天怎么样有录像啊

我得把一个小秘密透露给亲爱的观众哦

就是大林

为什么一年不I 回来演出的问题

你想好了再说啊

这个他们老两口都不知道我跟你说

能说吗

师傅

嗯嗯

能播就能说

哈哈

那我就说了啊

各位啊

我也不管得罪人不得罪人了啊

我也不管谁爱听不爱听啊

这叫什么话

这个有那么一句话咯

长江水后浪催前浪

尘世上一位新人换旧人

这是老话

说你的孩子没事儿

该长辈我都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呀

少爷

我这你还不明白吗

我怎么就得明白呀

您选择了就全国都知道郭老师于老师的艺术那一顶一的

不敢当

这咱这咱在咱们这行呢

说实话呢

这大点声

大点儿声

而不是我让不让说

怕他们不知道

是啊

各位你听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啊

好是好a

过时了

我们过时你承认不成就过时了

我举个例子吧

对我老人

你看啊

你说这个这个翻转真是过时了啊

不是我听你还没说呢

他说时过时间了

好多人都听我师傅这个相声睡觉

我对他们有陪睡只a 嗯

睡觉都是被什么吵醒的啊

叫小番

年年叫小番啊

您T 小番考虑过小番都累了

是是是是但是啊是吧

不管怎么说

您这还战役传统艺术哦对不对有那个老站台上

今儿一流行歌名儿流行歌呢

你说的是谁

反正老了就

就于老师很不好意思这

就就就说我呢是吗

您那个更老

您那个我不唱了吗

不是a

你看说这儿了

各位啊

为什么不唱了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不唱

哎呀

你装糊涂

你看啊

这就是糊涂了啊

你上来给我们这儿当啷当啷的

刺得我一顿啊

你都没听懂

怎么我们又过时了

于老师

我这京剧还能凑合听

唱唱歌都过时了

反而有了京剧先有的歌啊

这不是这

你他要说怎么就刚才就补偿

为什么不发信我拉

发现你a

发现你什么了

我也会唱歌啊

你唱的摇滚我也会啊

咱正经摇滚老炮儿不好意思唱啦

哈哈

你瞧这号好

这些年在后台没听他唱也没看你摇过

也没看你滚过呀

啊你还不信是吧

我没听过呀

孩子a

我们见识见识可以

你也是没少上家去吃饭去

没唱过呀a

您要不懂这个

咱让于老师见识见识

俞老师啊

这么多年啊这是专业对烟的那个

我抽烟啊

不是咱们不会唱还不会听吗

你要是会唱

你唱唱

咱大伙儿也见识见识

来一个我们常常有我说的于老师

那我唱一个啊来呀好啊好

我说我要唱我跟您说

您还甭说会唱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你信吗

摇滚歌曲对了

就是近二年这摇滚技巧告诉你

少爷话别说太狂了

对啊

你还唱一歌你于大爷不会

你于大爷是北京信鸽协会的负责人啊

这不挨着他还会骑大马呢

这俩瓜子儿瓜子儿

您不用说这个没有给杨杨one na

你放心咯吧耳朵放唱唱歌吧啊

来了啊

来我听听我听听

唱一个就不会啊

来吧

听见什么了

你不就好啊

咋就这范儿来了啊

就这要唱摇滚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当时就傻

我非常支持我儿子去演戏是吧

跟他人

而下周容易啊

A 会吗

A 会吗

问你呢

假行僧

这我

我都唱烂了吧

这个哦

对啊

你才是唱过这个啊

不唱过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吗

对对对对

啊唱了好几天了我好几天了

我从南走到西是那个八哪儿啊

走乱了

你走乱了

也能走的北

知道吗

你大爷唱过假行僧对不对吧

哎哎哎

我还你这都不知道是什么

头一段儿就打人手背儿上了啊

各位对

看出咱尊老爱幼来了吧

这时候要尊老爱幼

怎么就尊老爱幼

我上来唱一个他又会多没面子呀

你大爷你还在乎这个呀

我怎么就不要面子了

毕竟是您的搭档啊

a

于老师

我要是您

第一段就装

不会咱就过去

凭什么呀

我就装不会

我干嘛装不过你上来踩过一段

然后我还别为

我这不会不知道我干嘛呀

我太贱了吧

我也

我要再来一个不会

可就没意思了

你再来一个要谨慎了啊

谁解你劝劝她来这回事从南走到哪儿

什么村啊

这个肯定不会啊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笑一笑是巧虎卓玛

我怎么听你的歌听着你是不是下呼吸道感染啊

您甭吓着他

你让他猜是哪个这黑豹的歌

这台上我在台下

我跟他们乐队都唱过

人家可说出来了啊

黑哥黑闹的

嘿嘿笑的

黑照的歌不是黑套的

你们别胡说八道貌的歌

这不是黑豹

黑豹乐队黑豹乐队的歌曲成名曲啊

甲成甲秦假唐僧

假一有了我就翻过去了

过去过假

唐僧过去了

你等孙

孙悟空无地自容

乱七八糟的啊

谁无力你才无地自容呢

我这不帮你说吗

你懂好歹不懂

你脚回来了你才缴过呢我我不爱吃角瓜

角瓜甜的

你这都知道角瓜馅儿的歌剧

无地自容哪

哥哥叫无敌or 8

你也拍戏去得了

怎么了

跟这我倒不是没拍过

他们都说是烂片

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什么什么搅和又会是吧

多新鲜啊

怎么就过去了

我还没明白呢啊

哪儿有什么地

自容人们都说了什么都说

这歌叫无地自容啊

好家火

这那

谁猜得着这玩意儿又会

可不会吗

你来点那个额勒金德的那个

我再唱一个

你要在这叫什么

你无地自容了我

你赶紧来

没事儿哦

这歌叫无地自容啊

气坏了

别生气啊

死了都要爱

叫什么歌叫什么

你把名儿都唱出来了

我还叫什么干嘛呀

就这一句是歌名儿

你就唱这句啊

这还让我猜呢

什么歌什么歌

您打剧组那个情况里边儿出来怎么样啊

不是他不要要唱了吗

这死了都要爱

这歌名儿他都唱出来了

他让我猜

这都什么名字

这都是啊

这你大爷又听出来了

还有没有好大

你来下来

你不会的

你唱一个说这么热闹

我还来什么

来我就回去撒

我来干嘛呀

我说呢

怎么了

有他这样的吗

师傅

我这不一直帮着你说吗

少爷

我们我这么对我们孩子已经无地自容

死了都要爱了

现在知道吗

你唱

您说

各位您说有

您怎么这么没有大人之才呢

于老师不说话

你说你

你打算怎么着呢

你说我这上了

本来没怎么机会

刚跟师傅说

您说我到时我演一个

您说我唱一个唱俩唱撒

你我也捧着呢

您也是捧着呢对不对

咱都站桌子里边儿人不亲

咱桌子还亲呢

你干嘛桌子

亲你们俩

你们俩谁在桌子里

我在桌子里呢

不是我就说这事儿

你说我这么多年熬一碰这个奏跟机会

我容易吗

我不是你上来

他让你让为呢

你什么时候让我让位

你是该让位啊

什么都不记得

什么意思啊

不是孩子

你别着急

你大人还行

知道吗

这这还行呢

我们也合作半辈子

他的为人也知道

你打得都挺好的啊

不带你这么欺负我是吧

是不是不爱

你看这叫什么话

您不是我跟你讲哦

这说您这儿的我干不了干嘛呀

你这我唱一会唱一会

你干嘛

你你说不会砸下不就完了吗

你说实话我干嘛不会

哎呀你就随便来一个

不会就完了

我什么

我就不回

你倒是你

你跪下

跪下我怎么了

我给孩子磕一个吃吧

我善于溺爱孩子啊

我的徒弟都是这么溺爱我

告诉您得了

你也甭难为他了

我今儿得了

今儿我彻底完了

这还没到点呢

一会儿零..ren 优酷直播了啊

人家活的80 年代哈

小可强呢

怎么了

你和我

我怎么演

我这儿我

你本来也没怎么演啊

你不就歇着了吗

要这样了

各位郭麒麟不现在演电影了吗

我也

我也不干啊

我也不干啊

你别别行

退出德云社我的天爷

别别别别别别别我

我回来给你买热搜去啊

这我得您没

我没法弄啦

就是您说您来这

我唱三首或三首你干嘛呀

也不是我让你唱的呀

对不对

我走了

于老师

我干嘛你哎

你哎

哎回来

回来好商量

好商量啊

别咱都捧

跟他互相不留面子

干嘛去呢

你要走我走了

你还不相信

你不相信几我是吧

我现再发微博

各位a

我等会儿等会儿

你别别这么

你瞅

你说你看到没有

不想着哦

深哥你晚上忙完了怎么了

干嘛废话

怎么把手机掉了

完了怎么玩什么怎么玩了是不是他抢我手机来的

干嘛去了

这俩娘们打起来了不是

什么叫网球手机干嘛

废话

我是德强这个手机

马师傅你看你干嘛去啊

这别着急

别着急

不是我没明白你们是怎么了

他要走他走

他走他的跟我没关系

把手机废话

手机是我的

你等着

你等我问啊你说甭别别别吓着孩子那个小严同学你回来啊我很我很感慨我也没想到啊你要发微博了是吧

我跟你说啊

我跟你说要考德云社

想进来可难了

要想退出发微博就走了你知道吗

干嘛呀

你这电话走不走

不管你牵大说这手机是啥的

你说我刚才往这儿一杵

哎哎

我问你啊

这手机谁的

什么呀

什么什么呀

你这就不讲理

什么怎么就不讲理该签字

关注你的手机

等会儿你给我发微博了

我还跟你客气什么啊

这个手机是谁的

您的师傅

您的我的我

我都是您的手机

徒弟都是徒弟

媳妇都是您的领导

要考验我

你知道吧

都是您的

这么多年这样

企业文化也不知道

说的我怪害臊的

您呢

您在哪呢

徒弟媳妇呢

瞎说你

你丈母娘怎么样

在这先说这手这手机是谁的手机

说您打这打我电话是不是我接

所以你结完了嘛

哪儿就完了吗

问你是谁的手机啊

卡是我的

那手机呢说

于老师

你看看你这些年怎么混的

门口卖菜的还称四个手机呢

怎么手机还用他的呀

那怎么我们

我们有内部内部内部情况

你赶紧给我

人家现在人可要手机了

不不不

不能给他

你看你讲理不讲理啊

东西是人家的

凭什么不给啊

我给他要摔的呢

你这不是废话吗

他嚼了它

把它咽了

那是他的事儿对不对我这小偷也太好了吧

我这牙卡啊

Na 你人家

人家随便遭去

你凭什么不给人家

不是手机

手机虽然是他的

但是但就不能给他

凭什么呢

我拿着与他有好处哎

你还给我利息是怎么搜他的呀

虽然没给利息

比给利息还好

没听明白怎么不明白

于老师您逼我说的啊你

你说呀

你有什么道理你得得得

今儿我也不拦着啊

今天为什么我拿着手机擦擦

为什么啊

这不是今天的事儿啊前天

前天啊

这个我跟郭麒麟一场节目

对为什么要郭麒麟败于老师的

我们这行啊

亲爸爸教不了亲儿子的规矩

所以是是是是是是有什么规矩

亲爸爸教的亲

所以你看于老师是老师

我们经常上于老师家就说活去啊

就排演节目去过吧

去过啊我去

后来去去就不去了

怎么不去

为什么于老师于老师到家教我们就喝酒

就是亲爸爸教不了亲儿子

他喝酒

他喝酒

他诈骗

你知道吗

我喝

我喝酒

哎呀

我又不是师傅

您都不知道

我给你讲讲啊

以前上于老师家说节目

我们都赶饭点儿去啊

一到屋呢

于老师张

我先吃饭

来来来来来

鹤翔大林来了

吃饭吃饭

吃饭坐着吃饭

他那个桌上啊

老有一个茅台酒的瓶子

He 1 吃饭呢

就晃着瓶子

哎哟

你看这酒没了

喝没了

这怎么办

你说这话给谁听

我们小非在编呢

you

你看鱼儿没了

我们家去买去吧

我就下楼给他买酒啊

他们家方圆十公里卖酒的都让他打跑了就算了

a 楼就楼下有超市

内老板是他小舅

您一般买瓶茅台1000多块钱差不多吧

它小就能卖的三千五

你说买不买

买完以后我们拎着上去了

这茅台分两种

一种53 度

一种43 度

他摇那是43 度

他小舅那是53 度的网上一歌呢

他一看

哎哟

这球你看跟我和那不一样

得了

收起来吧

车别的吧

这再喝别的

我们一走呢

他小舅子上来

把这53度拿走

等下一个串门儿

我们家怎么那么缺德啊

我们家就这一个章鱼老师

北京啊

一年二环里边一套房

我跟你说

他干的出来

干的出来

后来我们就不去了

就感觉不是饭点去

对对对

那天我就去了

去大连还没来

于老师都出去了

我跟家谁再于思洋在啊

他儿子

我们的诗歌

于思洋在我们这儿就待着待着呢

我说没事儿了

这不前两天过春节吗

我拿手机就放了

摇红包

有那个APP 摇红包花

瑶瑶于思洋就过来了

He 强诗歌you

我说怎么了

兄弟

你们这个被有点儿乱

师哥师弟来回叫着玩儿

这个是不是要换手机

我说

没有要红包儿得了

别来这套

我吧

一般由什么就想换什么知道啊

得了啊

这样吧

我把那个余翔从那个抽屉里拿一个新手机啊

新出呢

咱不知道什么牌子的

就我这个就给我了

现在用这个

对对

A te 墙之搁

这手机啊

你那也太旧了

该换了

把这拿走了

我说别介啊兄弟

干嘛呀

这我这有啊

我别拿你这个

你拿我的手机

我求你个事儿

我爸也不知怎么回事

现在上岁数了

也不是喝点儿酒

因为什么事儿出去说话

招三不招两

云山雾罩来不来就让人问住了

她让人问住了

丢了面子回来拿我们撒法子

我知道你啊

有学问啊

念的书多

遇到这事儿呢

给他往袁泉说

得了

这手机你用着吧

明白了吧

这么回事儿

我这手机我没白用

这我一直

我这周末

这您听明白了吧

我听

什么明白哪儿

我就听明白人上家去

你儿子给他的

你谁儿子

你瞧这事儿闹钢水儿啊

我儿子

我们这家里这么大的传承

能白给人手机说的有道理

对不对在有时差哪儿

我儿子为给他的手机

就为求啊

在外面拦着点我吧

别胡说八道

他刚刚怎么说的他

他说的您就听你先等你问

诶你怎么了

你把这事儿你跟他说干嘛

你还走不走

你还走不走

你我就问你

你还走不走

手机要不要

你要不走

你就拿着手机站在这儿听着说话

你要不要我就搁这儿

废话

你要走你就把手机给我我知道你让我拿货

你让我拿着没关系

我建议您别聊天儿了

咱下去

你让他来个单口

挺好的

单口的事儿

这也不是表

我们哥儿俩聊会儿

台上跟这些亲爱观众说会儿话啊

对不对啊

这这

这今天风香多好啊

我走不走

你不要拿拿

你看你大爷还是挺喜欢你的

知道我是你这

这这孩子平常是不错

就是说话招人生气吗

是哪儿

我村朝三不着量

说话云山雾罩

一点谱没有

我是那人吗

对不对

哼哼哼

您还别着

我这常年在外边见世面

常年在外边交朋友呢

外边一般朋友再射

会上有些东西

他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这时候对对对

大是有

但是你说真跟实实拍拍跟朋友一块儿聊天儿的时候

我能胡说八道

那不能

我能云山雾罩着三不着俩不会的

不会对骂来喊冤子了

哇噻

这是让我骗过的呃

咱不干这事儿

对吧

常年走南闯北

哪都录像

飞来飞去对对吗

我见过多少次面

那是咱们JJ

眼界比较宽

这是要附体

而不是你

咱们什么没见过

那倒是啊

你说上天入地

咱们不敢说啊

但是a 还有一回

真上了天了

真的

您给说说吧

真上天了

就那次咱们出去演出啊

可能您都不知道睡着了

在飞机上不上了飞机就想睡觉吗

哎呀

我这困就睡觉

其实也没飞几个小时

一会儿我就迷迷瞪瞪

就听空姐喊

我加起来了啊

收起小桌板

调制座椅靠背

啊哎

把那个那个那个窗户的那个

那个那个小窗户下窗户遮光板啊

遮光板摇下来

啊拉下来我就叫那个飞机落地了

去上海演出吗

虹桥机场落地吗

是我就起来吧

别睡啦

我到这儿啦

开窗户一看

不是到上海根本就啊

不是啊

不是啊

当时就

就就那个大气层您知道吗

但是听说过

大气层啊

这可是知识点科学知识啊

是是是是大就有个大气层啊

这上面就没有空气了

对对有大气

电子

我知道不是大气层

大气层的飞机就穿破大气层拉往上去啊

就就到了宇宙啦

我也我有这方面知识

各位啊

我有这方面知识

当时我一看

这不是木星吗

哎哟

我说我就在花片上见过啊啊去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太空的那个什么馆啊

我天闻馆啊

对对对天文馆我到那看过的木星照片

啊什么天王星啊

哎哟

这不就是海王星啊

冥王星啊

忽忽悠悠我周边

哎呀扫帚星啊

扫帚星干嘛呀

我全看见啦

都瞧见了九大行星

哎呀哎呀

为的咱这飞机啊

啊我

咱也不知道咱是公转还是自转啊

哇啦就围着我就绕啊

这太棒了

我就那次上天

咱们见过世面

您可以入地

可以可以

你可以了啊

以后你要再喝酒

别喝的肚子了

真的的

住静是勾兑的

我一直喝高

你小舅子说的都是60 度往上的好一点

又挣钱啊

挣钱不是你

怎么你不信

您这话胡说八道

我什么时候胡说八道

你刚才就胡说八道

哪会你不信是不信你不信你问他去啊

他知道他

他就坐我边儿上啊

刚才你说我也在这飞机上

飞机上就俩座儿啊

那我问他还是的呀

阎鹤祥

别别玩还行

谁跟你自拍呢

行了啊

问你点儿事儿啊

他不是我拿着手机啊

可以过去了

过去了啊

你听过这个啊啊

有人坐飞机

做着做着呢

空姐说到了啊

A 调制座椅靠背怎样怎样

突然间打这小窗户往外一瞧

飞机穿破了大气层

看见木星了

什么天王星啊

这个星那个星

九大行星围着转

什么玩意儿

你撑糊涂了吧

可信吗

没有

这是什么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啊

不能吃啊

你给我这么多

我的我的我什么不让我用的吗

这回是让你用我说的九大行星围着我转

我的天上上天啦

我从我大气层了我

哈哈哈哈a

这个上天上宇宙

这是他说的

没有有

哈哈哈哈

太好啦

说瞎话来罢

科学家解释一下吧

对飞机

对冲破大气层

他是在飞机上睡着了是吧

对啊

睡着了一睁眼

啊飞机上线啦

我亲眼得见的

你们俩挨着坐

我知道

我知道这个

他这个听着好像特别的奇怪

我说是呢

特别奇

怎么他怎么会

飞机怎么会冲破大气层呢

你给解释一下吧

要不

您您先说说废话

我要知道

我问你得问您啊

师傅怎么问我呀

问我的事儿

您是我师傅啊

什么叫老师

师者

传道授业解惑

我豁不豁就问您这怎么回事儿

对对不对

各位

再叫我管您叫师傅

您这我也没收你

这教你说瞎话啊

这怎么叫这件事儿不是你亲眼得见吗

是我

是我在

我亲眼得是他这个飞机

他睡着睡着

哦他睡着了

做梦做梦啊

一做梦啊啊

谁做梦

谁做梦

你做梦

梦没做

没做梦

空姐给我叫起来的

一睁眼眼睁睁的看着冲过来

把它里头就叫冥王星

海王星

我亲眼看着的

您再休息一会儿啊

就就就看见了

看见了刚才的相声吧

看见了

就这个啊

就没做梦

就醒着梦

看非宇宙遮眼睛

看的太好了

什么梦啊

我这

他这

按说他

他不应该开一个飞机

他这

他这速度

它它飞不出宇宙

可说是的速度不够

飞不眼睛翻出去了

他比他应该是再快一点儿

他能能能能能能能飞啊是的啊

非主要快一点

飞机不行

它就得是战斗机

战斗机a

他速度快

他战斗机也飞不出去

他比战斗机在块呢

他就是航天飞机哦

它就能飞出宇宙去了

行天飞机不卖票

对呀

我们上上海满盘也挣不了油钱呢

他是在对我

哎呀

他这个玩意儿怎么行天飞

当然我是看见拉屎的

看见行情挨着坐着

对啊对啊

对对啊

我没有

您不也在头等舱

马你应该看见了

我没有

我跟空姐儿聊天儿呢

这这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这你看你要做一般中型飞机啊

头等舱一般是八个做对

八个座八座

我在俞老师边儿上

郭老师在那边做啊

我们后排啊

那天有一个就是欣科技公司的一个老板

他这公司出于产品啊

叫VR

眼镜儿知道威尔眼镜

知道VR

眼镜骂警察

问你呢啊

您您

您说吧

警察叔叔啊

这个VR 眼镜的好办法

他有他这公司新科技产品

戴VR 眼镜

一上飞机啊

就认出于老师来了

哎哟

这大冰星妤牵马于老师上飞机睡着以后呢

这老板都动了心眼儿了

我们的新眼镜儿新产品

我趁着于老师睡着呢

我把这眼镜儿戴着于老师脸上

他偷偷的把这一开

于老师睁眼一看一看我们的产品

A 1 高兴

万一给我们做代言呢

他趁着俞老师睡着啊

就把这VR 眼镜戴于老师脸上了

偷偷的呢

把这开关就开开

什么节目呢

就是一个环游太空一节目

于老师不知道啊

躺着睡着睡着

一睁眼

哎哟

冲破大气层拉

有木星有火星到了大气层拉

您明白了吧

不是真出大气层了

是有一个人拿1 VR 眼镜照他脑袋上

他以为出了大气层啦

啊哈哈哈哈

对对对对啊

说什么呢

你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有点儿意思

你不能这么胡说呀

这说话I 省事儿

你整事儿我可费事儿了啊

这不错不错

这手机怎么办

用着呀

这还差不多

用着行行用一个月

行行行行行行了啊

咱上后台让他说的当口儿

别这这么聊高兴呢

大伙儿也爱听

别别聊会儿别走啊

等我啊

哦以后有一个VR 的眼镜儿

这我心里痛快了

人家拿起来给您擦在脸上

擦在脸上

戴戴在脸上

啊啊

所以一睁眼就什么都看见了

啊you

天王星啊

冥王星啊

海王

哎哟

就那次是我一个特别

这个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啊

一个眼镜就被你拿下了啊

不是拿下了

这这

你要是说真戴上去再看没什么意思了

就这一睡着了

一睁眼he

了不得了

从此以后就爱上这个

还跟那老板交朋友交朋友啦

咱们都是好哥们儿

你看看啊

经常我们约着一块儿喝酒

让他上你们家买茅台去

我没去啊

去拉啊

有这倒霉的

啊啊啊

上次我们约着一块儿跟小舅子一块儿上楼下喝酒

家伙他发了财了啊

这个坐在酒馆里头是一帮人

我说拿酒来吧

喝茅台吧

哈哈拿着茅台从华谊到哎

你没有先摇一下吗

他不在啊

不在就可着自己人坑啊

这这这老求你说咱这玩意这

人好啊

I 好多到哪你就都能碰见

你的爱好是的a

你就我到九这功夫啊

哗啦啦往碗里倒酒啊啊

往碗里倒酒

我喜欢动物啊

夸这道

从这茅台瓶里啊

出了一条鱼

金鱼啊

红色的黑

你说我

我也特别奇怪

当时我是茅台瓶子里出来娱乐

欢蹦乱跳啊

倒了半碗酒

就在那个酒里边喷

哎哟

这真好玩

后来我这鱼不错呀

我拿回去养

可能养大了

这是那大鱼的那个披萨锦鲤

就就这么点啊

可能是刚繁殖出来小苗儿啊

就在求里边儿

你内VR 眼镜摘了没有啊

是不是VR 出了隐形眼镜总戴的不v ir 出隐形眼镜

我也不能总戴呢

所以你说这话你是你今儿又喝酒了吧

我上台就不喝酒了

要不咱俩来个风he Wan de

我都没听说过茅台倒出鱼来

废话我蹦乱跳

拿我眼睛就倒出来的茅台的瓶子

我小舅拿过来的

我是大b Lu Lu 你咋从口里出来

Lu I 在碗里边儿p Lu Lu 游啊

我就喜欢这动物

你知道吗

家里养了好多鱼

然后a 我这有点

您可以您可以您这个这个状态在医学上叫一并在民间

J 叫撞客你知道吧

不是我这撒一整的啊

这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我的亲亲身经历啊

你不信我不信啊

你问他去啊

好好说相声多好

你看看那个阎鹤祥

他是一个威尔眼镜儿

我清

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少爷就完了

知道了

来了新作品了

我们有新的题目啦

怎么了

有人喝酒

拿茅台

划一道

顺着毛

瓶子里边出了一条鱼

欢蹦乱跳

呱啦呱啦

呱啦呱啦

这里边是有

是哪个250 给他说的这

你看看什么包子

还有一手机给我

不是说用一个月的话

他说用一出我

我到茅台到酒

从酒瓶子里出来一条鱼

坐在碗里铺乱

由我说的

这个茅台倒出鱼来

他说的a

没有有

哈哈

你休息吧

你休息吧啊

来吧来吧

杨杨

再解释一下

超级茅台倒出

肯定是有这个事儿哪

肯定有

他俩是对他肯定是有

因为那天吃饭我再

哪都有

你眼看着内茅台

他就倒出一个鱼来

哈哈

要不我儿子不用你呢

哼哼哼

我眼瞅你应该找地儿跳大绳去哈啊

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八导出一个鱼来造出茅台

喝多了

喝多了啊

喝多了

刚坐那儿刚坐那儿

这瓶酒刚拿来倒酒

倒出鱼来还没he na 开盖儿就流出鱼来

他这个网啊

有一个金鱼的一个底儿a

绣着一个余额

你拿我当傻子了是吗

甲鱼我分不出你

你手机看怎么

你要不要我

这我知道

肯定是他与

对了

我只这个茅台

他倒是嘿嘿嘿开心的样子a

来换

我知道

我知道

他那天我给你提人吧

谁啊

马为都你知道不

我知道啊

于老师

朋友啊老哥们

对那天吃饭有没有马卫东啊

坐在那儿呢

哎你看啊

有啊

马为都就好办了

这个马马为都好养小动物

好养猫啊

反正什么都养吧

跟娱乐爱好一样

那天吃饭呢

马为都就坐于劳边

马玉兰边上正吃着饭呢

鱼儿刚要倒酒呢

马为都先生来一朋友

拿一什么呢给他买的金鱼

从这个于是上刚买完

拿塑料袋兜着给马为都先生养过鱼的都知道啊

这鱼啊

你出来之前给打氧啊

要不鱼容易憋死啊

拿这个饭桌上来了

马一浮先生一看

哎哟

这鱼这一看

这都拿出来六七个小时了

这再不换水

再不打养着鱼就死了

赶紧叫人服务员拿一大碗历史

把这个鱼呢疼的这个碗里边儿

它疼这个碗子

这徒弟也不会疼

拿着塑料袋软了吧唧就往这儿倒

马为都集了德

你别弄了

她拿手把这个鱼从里边儿就超出来了

这鱼它是活的似的

欢蹦乱跳啊

他一没拿住这鱼喷蹦过去了

这时候怎么回事儿呢

于老师正好开屏啊

他倒这个酒

他一边倒酒

一边跟人聊天儿

我看这角度不错啊

就是咱这

他一转身看那边就打闪纫针

这么一功夫

内娱蹦就蹦到这碗里来了

他拿眼睛看那儿

倒完这九回头一看

这儿有一条鱼

从这儿到出来的

您听明白了吗

他不是酒里有一个鱼

是马

都没拿着这个鱼钓着碗里

他以为这有一条鱼

喝好这玩意儿买手机还是有用的

那是你说这马为多多重要啊

好好好

是是这么回事儿啊

太太太对了

太对了

你看这

这这讲的多清楚

是是

这像话吗

您这不错

你这批泵于这蹦一马

我怎么办呢

这个梦马不马为都不错

您不能这么聊天儿的

这人说话好抄经

您抄经我死这儿了

不错

挺好的

这手机

我这手机怎么用着用着眼球转年了

对吧

小严重

再说得了得了是吧

别聊别聊了

别整正兴头上

别着劲头儿

我就和我聊天

就喜欢聊啊聊啊这

你们这喝酒也不叫我

哎呀

我这人好交朋友是的

下回叫你好

我爱好又多

朋友又广是吧

就是一个经常有到我一块儿喝的酒啊

我拿点小动物啊哎

给我这个这个上马场啊上哪儿一块儿玩儿

我喜欢动物有爱心

对你像这天儿吧

你看眼瞧着这个这个天凉啦啊

就就进了冬天了

就好养那个秋虫秋虫

就就就就我就痒

哈哈家里边儿有点儿饿

没事儿听听教啊哎

这有一种秋天的感觉嗯

是吧

反季节嘛

开心呢

对吧

因为他反季节就那天我正在家睡觉呢

就去晚上夜里头啊

我这失眠睡不着

我就听见我们家这个

这个

这个外头啊

就有这个秋虫叫唤

我就喜欢这个

我就听话

都都熟悉的朋友都知道

这是蛐蛐儿

蛐蛐儿蛐蛐儿

哎哟

我这高兴

我一听

这叫这声啊

个头儿这区区小不了

Na 是我真该去去吧

去去当时就起来配上衣服

叫上我儿子

我去拿着抄吧

拿这个罩子钎子

咱们一块儿的曲儿

我们倒倒出了家门口儿

一听都都没在家门口儿

我没在家

门口儿在胡同口呢

或这么大声音

哎哟

我说那就追啊

追到胡同口儿去

我一听他嘟嘟嘟嘟

没在胡同口儿

在哪儿

在北京火车站呢

我的三大爷追

谁让我喜欢呢

对吧

咱也不怕这穿的

以后追到火车站就每天都都没在火车站啊

在唐山呢

啊哈

那也追

这小虫儿跑得快

我到唐山

嘟嘟

哎哟

我就他追的

唐山有一个地方

您知道叫什么小衫儿

就是老地名儿

对对

追到那儿

我一听

都就在这儿呢

就在这儿呢

当时我就哎

我说哇呀哎

我儿子拿着铁锹挖呀刨哇

哎哟哇

出这么一栋

我往这洞里一看

能知道怎么

这蛐蛐儿啊

就光着脑袋he

就有这剧场

这么大个儿

没长那么大

对俩眼睛啊

聚光灯似的照俩虚的电线杆子

行行行行啦

哎哟

我当时我太爱了

我这会儿要上凳子

把凳子压趴下去

别等着

行了行了

说这上集装箱啦

行啦

装啊

于老师

可以了

可以了

您可以了啊

说到兴头儿

你这胡说八道

怎么叫胡说

你又不信

怎么可能呢

你不信说信呢

你问他去

他就知道阎鹤祥

问你点事儿啊

怎么了

有人在北京住

听见蛐蛐叫

一出胡同没再在北京站了

胡说八道

由da 北京站可就到唐山啦

糊涂了

唐山找着小三儿

为这事

这区区脑袋跟着北仔似的

哎哟

这脑袋跟探照灯似的说了呢

狮子跟电线杆子似的

A 这事儿是他说的

他说也没有啦

这手机我不要了

给她la

本字幕由腾讯音乐天琴实验室独家AI字幕技术生成

好了

我们仨呢

作为主持人呢

给大伙儿说了半天了

我们准备给大伙儿换换耳音

咱们唱一个吧

走手续

骑上我心爱的小摩托

他永远不会堵车

一提到摩托车

大伙儿的事儿啊

对对对啊

是哈雷啊哈雷是没听见吧

什么人喊的是阎鹤祥哦

那么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相声新扒马褂表演者

阎鹤祥、郭德纲、于谦

嗯嗯

叫什么都有

这个组合谁也没想到吧

我也没想到这个

其实熟悉德云社的观众都知道啊

我跟我师傅于老师啊

没在一台上演出过

为什么呢

这个嗨

这怎么说呢

其实老看风向啊

您翻以前风相的录像

德云社封箱呢吧

马观是一个有标志性的节目是的

是不是对吧

观众能感觉出来

谁封箱演这个就代表明年要捧谁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这么多年不摇号儿都等着呢

那恭喜你了

他今天怎么就轮着我了呢

你花钱了呗

确实买东西了

但这个实话实说啊

其实我我这我

我解释两句可以解释两句

这个其实老观众都知道

我那个搭档啊

是我们这个少班主啊

范思哲

这个呢呃

现在比较忙

啊有影视啊什么的

这都比较忙

这个呢

嗨说笑

两口子就这搭档跟两口子一样

那错了

你看郭于二位老师

我们老哥儿俩郭老师于老师这么多年狼狈那个

不是那个那个那个经常合作

跟他写的一样啊

精诚合作这么多年

但是人家也是后来才搭档

那是年轻的时候

也各自有搭档

啊是的

是搭档

所以人家这叫什么呀

叫半路夫妻

我跟您儿子da

我跟你儿子搭档

各位

我跟郭麒麟搭档

郭麒麟那年15 岁

这么早就结婚了

他还是个孩子

我那时候我还有工作

对我正经到他们家

我这算强抢民女

我感觉

这词儿挺多雅气

你看啊

到后来你看之前在大连有影视做节目

火忙坏了

他关键是观众也喜欢

这其实也好

你看去年去年封箱

我就一人儿说了一个对

后来大林跟于老师说了一个

本来去年封箱计划是我大鳞鱼老师

我们仨人说

嗯嗯

后来我就跟大林说了

我说大林

我现在跟于老师的关系跟婆媳关系一样

怎么呢

婆媳关系这都一样吗

这老两口子

我们老俩口子对不对

都老了

哎对我说你要是跟于老师呢

那你就跟于老师

跟我

你就跟我仨人

我们也来不了

有个性啊

后来我自个儿就来了这么一个

今年你看我师傅觉得有点儿不合适了哈

所以你老公带着儿媳妇来啊

我这一左右俩娘们儿哈

所以呢

为什么于老师得跟着呢

为什么得看着点儿

这关系就明白了

什么就明白了

看透了

你想说什么呀

你这关键我想说

这个问题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啊

大林呢

你看多火

Y 若演出

其实大林出去演出

要我说这算出外务工

因为家里有买卖吗

出去演出

这不出外务工吗

一年也没回来啊

这不快回来了吗

所以你看我是寡妇失业的什么词儿啊你

这你都跟哪儿学的这嘴炉灰渣子呀

老俩口子带着我

所以我们这组和各位这叫德云留守家庭嗨

我明白了啊说了半天为了说这个啊

其实啊这好啊好嘛

我觉得现在好多我们的年轻演员

你看啊拍电影

嗯嗯

做节目

嗯这个录像啊

各种多Xi 发展

其实啊

我们老先生

包括侯宝林

侯大师当年就说过

咱们这行儿

功夫在戏外

对对

你看着这些

仿佛跟说相声没什么关系

实际上跟说相声就是没什么关系

也是多谢他

还是有帮助啊

有帮助

有帮助

那是但是啊

各位今天怎么样有录像啊

我得把一个小秘密透露给亲爱的观众哦

就是大林

为什么一年不I 回来演出的问题

你想好了再说啊

这个他们老两口都不知道我跟你说

能说吗

师傅

嗯嗯

能播就能说

哈哈

那我就说了啊

各位啊

我也不管得罪人不得罪人了啊

我也不管谁爱听不爱听啊

这叫什么话

这个有那么一句话咯

长江水后浪催前浪

尘世上一位新人换旧人

这是老话

说你的孩子没事儿

该长辈我都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呀

少爷

我这你还不明白吗

我怎么就得明白呀

您选择了就全国都知道郭老师于老师的艺术那一顶一的

不敢当

这咱这咱在咱们这行呢

说实话呢

这大点声

大点儿声

而不是我让不让说

怕他们不知道

是啊

各位你听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啊

好是好a

过时了

我们过时你承认不成就过时了

我举个例子吧

对我老人

你看啊

你说这个这个翻转真是过时了啊

不是我听你还没说呢

他说时过时间了

好多人都听我师傅这个相声睡觉

我对他们有陪睡只a 嗯

睡觉都是被什么吵醒的啊

叫小番

年年叫小番啊

您T 小番考虑过小番都累了

是是是是但是啊是吧

不管怎么说

您这还战役传统艺术哦对不对有那个老站台上

今儿一流行歌名儿流行歌呢

你说的是谁

反正老了就

就于老师很不好意思这

就就就说我呢是吗

您那个更老

您那个我不唱了吗

不是a

你看说这儿了

各位啊

为什么不唱了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不唱

哎呀

你装糊涂

你看啊

这就是糊涂了啊

你上来给我们这儿当啷当啷的

刺得我一顿啊

你都没听懂

怎么我们又过时了

于老师

我这京剧还能凑合听

唱唱歌都过时了

反而有了京剧先有的歌啊

这不是这

你他要说怎么就刚才就补偿

为什么不发信我拉

发现你a

发现你什么了

我也会唱歌啊

你唱的摇滚我也会啊

咱正经摇滚老炮儿不好意思唱啦

哈哈

你瞧这号好

这些年在后台没听他唱也没看你摇过

也没看你滚过呀

啊你还不信是吧

我没听过呀

孩子a

我们见识见识可以

你也是没少上家去吃饭去

没唱过呀a

您要不懂这个

咱让于老师见识见识

俞老师啊

这么多年啊这是专业对烟的那个

我抽烟啊

不是咱们不会唱还不会听吗

你要是会唱

你唱唱

咱大伙儿也见识见识

来一个我们常常有我说的于老师

那我唱一个啊来呀好啊好

我说我要唱我跟您说

您还甭说会唱连听说都没听说过你信吗

摇滚歌曲对了

就是近二年这摇滚技巧告诉你

少爷话别说太狂了

对啊

你还唱一歌你于大爷不会

你于大爷是北京信鸽协会的负责人啊

这不挨着他还会骑大马呢

这俩瓜子儿瓜子儿

您不用说这个没有给杨杨one na

你放心咯吧耳朵放唱唱歌吧啊

来了啊

来我听听我听听

唱一个就不会啊

来吧

听见什么了

你不就好啊

咋就这范儿来了啊

就这要唱摇滚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当时就傻

我非常支持我儿子去演戏是吧

跟他人

而下周容易啊

A 会吗

A 会吗

问你呢

假行僧

这我

我都唱烂了吧

这个哦

对啊

你才是唱过这个啊

不唱过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吗

对对对对

啊唱了好几天了我好几天了

我从南走到西是那个八哪儿啊

走乱了

你走乱了

也能走的北

知道吗

你大爷唱过假行僧对不对吧

哎哎哎

我还你这都不知道是什么

头一段儿就打人手背儿上了啊

各位对

看出咱尊老爱幼来了吧

这时候要尊老爱幼

怎么就尊老爱幼

我上来唱一个他又会多没面子呀

你大爷你还在乎这个呀

我怎么就不要面子了

毕竟是您的搭档啊

a

于老师

我要是您

第一段就装

不会咱就过去

凭什么呀

我就装不会

我干嘛装不过你上来踩过一段

然后我还别为

我这不会不知道我干嘛呀

我太贱了吧

我也

我要再来一个不会

可就没意思了

你再来一个要谨慎了啊

谁解你劝劝她来这回事从南走到哪儿

什么村啊

这个肯定不会啊

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

笑一笑是巧虎卓玛

我怎么听你的歌听着你是不是下呼吸道感染啊

您甭吓着他

你让他猜是哪个这黑豹的歌

这台上我在台下

我跟他们乐队都唱过

人家可说出来了啊

黑哥黑闹的

嘿嘿笑的

黑照的歌不是黑套的

你们别胡说八道貌的歌

这不是黑豹

黑豹乐队黑豹乐队的歌曲成名曲啊

甲成甲秦假唐僧

假一有了我就翻过去了

过去过假

唐僧过去了

你等孙

孙悟空无地自容

乱七八糟的啊

谁无力你才无地自容呢

我这不帮你说吗

你懂好歹不懂

你脚回来了你才缴过呢我我不爱吃角瓜

角瓜甜的

你这都知道角瓜馅儿的歌剧

无地自容哪

哥哥叫无敌or 8

你也拍戏去得了

怎么了

跟这我倒不是没拍过

他们都说是烂片

我这不就回来了吗

什么什么搅和又会是吧

多新鲜啊

怎么就过去了

我还没明白呢啊

哪儿有什么地

自容人们都说了什么都说

这歌叫无地自容啊

好家火

这那

谁猜得着这玩意儿又会

可不会吗

你来点那个额勒金德的那个

我再唱一个

你要在这叫什么

你无地自容了我

你赶紧来

没事儿哦

这歌叫无地自容啊

气坏了

别生气啊

死了都要爱

叫什么歌叫什么

你把名儿都唱出来了

我还叫什么干嘛呀

就这一句是歌名儿

你就唱这句啊

这还让我猜呢

什么歌什么歌

您打剧组那个情况里边儿出来怎么样啊

不是他不要要唱了吗

这死了都要爱

这歌名儿他都唱出来了

他让我猜

这都什么名字

这都是啊

这你大爷又听出来了

还有没有好大

你来下来

你不会的

你唱一个说这么热闹

我还来什么

来我就回去撒

我来干嘛呀

我说呢

怎么了

有他这样的吗

师傅

我这不一直帮着你说吗

少爷

我们我这么对我们孩子已经无地自容

死了都要爱了

现在知道吗

你唱

您说

各位您说有

您怎么这么没有大人之才呢

于老师不说话

你说你

你打算怎么着呢

你说我这上了

本来没怎么机会

刚跟师傅说

您说我到时我演一个

您说我唱一个唱俩唱撒

你我也捧着呢

您也是捧着呢对不对

咱都站桌子里边儿人不亲

咱桌子还亲呢

你干嘛桌子

亲你们俩

你们俩谁在桌子里

我在桌子里呢

不是我就说这事儿

你说我这么多年熬一碰这个奏跟机会

我容易吗

我不是你上来

他让你让为呢

你什么时候让我让位

你是该让位啊

什么都不记得

什么意思啊

不是孩子

你别着急

你大人还行

知道吗

这这还行呢

我们也合作半辈子

他的为人也知道

你打得都挺好的啊

不带你这么欺负我是吧

是不是不爱

你看这叫什么话

您不是我跟你讲哦

这说您这儿的我干不了干嘛呀

你这我唱一会唱一会

你干嘛

你你说不会砸下不就完了吗

你说实话我干嘛不会

哎呀你就随便来一个

不会就完了

我什么

我就不回

你倒是你

你跪下

跪下我怎么了

我给孩子磕一个吃吧

我善于溺爱孩子啊

我的徒弟都是这么溺爱我

告诉您得了

你也甭难为他了

我今儿得了

今儿我彻底完了

这还没到点呢

一会儿零..ren 优酷直播了啊

人家活的80 年代哈

小可强呢

怎么了

你和我

我怎么演

我这儿我

你本来也没怎么演啊

你不就歇着了吗

要这样了

各位郭麒麟不现在演电影了吗

我也

我也不干啊

我也不干啊

你别别行

退出德云社我的天爷

别别别别别别别我

我回来给你买热搜去啊

这我得您没

我没法弄啦

就是您说您来这

我唱三首或三首你干嘛呀

也不是我让你唱的呀

对不对

我走了

于老师

我干嘛你哎

你哎

哎回来

回来好商量

好商量啊

别咱都捧

跟他互相不留面子

干嘛去呢

你要走我走了

你还不相信

你不相信几我是吧

我现再发微博

各位a

我等会儿等会儿

你别别这么

你瞅

你说你看到没有

不想着哦

深哥你晚上忙完了怎么了

干嘛废话

怎么把手机掉了

完了怎么玩什么怎么玩了是不是他抢我手机来的

干嘛去了

这俩娘们打起来了不是

什么叫网球手机干嘛

废话

我是德强这个手机

马师傅你看你干嘛去啊

这别着急

别着急

不是我没明白你们是怎么了

他要走他走

他走他的跟我没关系

把手机废话

手机是我的

你等着

你等我问啊你说甭别别别吓着孩子那个小严同学你回来啊我很我很感慨我也没想到啊你要发微博了是吧

我跟你说啊

我跟你说要考德云社

想进来可难了

要想退出发微博就走了你知道吗

干嘛呀

你这电话走不走

不管你牵大说这手机是啥的

你说我刚才往这儿一杵

哎哎

我问你啊

这手机谁的

什么呀

什么什么呀

你这就不讲理

什么怎么就不讲理该签字

关注你的手机

等会儿你给我发微博了

我还跟你客气什么啊

这个手机是谁的

您的师傅

您的我的我

我都是您的手机

徒弟都是徒弟

媳妇都是您的领导

要考验我

你知道吧

都是您的

这么多年这样

企业文化也不知道

说的我怪害臊的

您呢

您在哪呢

徒弟媳妇呢

瞎说你

你丈母娘怎么样

在这先说这手这手机是谁的手机

说您打这打我电话是不是我接

所以你结完了嘛

哪儿就完了吗

问你是谁的手机啊

卡是我的

那手机呢说

于老师

你看看你这些年怎么混的

门口卖菜的还称四个手机呢

怎么手机还用他的呀

那怎么我们

我们有内部内部内部情况

你赶紧给我

人家现在人可要手机了

不不不

不能给他

你看你讲理不讲理啊

东西是人家的

凭什么不给啊

我给他要摔的呢

你这不是废话吗

他嚼了它

把它咽了

那是他的事儿对不对我这小偷也太好了吧

我这牙卡啊

Na 你人家

人家随便遭去

你凭什么不给人家

不是手机

手机虽然是他的

但是但就不能给他

凭什么呢

我拿着与他有好处哎

你还给我利息是怎么搜他的呀

虽然没给利息

比给利息还好

没听明白怎么不明白

于老师您逼我说的啊你

你说呀

你有什么道理你得得得

今儿我也不拦着啊

今天为什么我拿着手机擦擦

为什么啊

这不是今天的事儿啊前天

前天啊

这个我跟郭麒麟一场节目

对为什么要郭麒麟败于老师的

我们这行啊

亲爸爸教不了亲儿子的规矩

所以是是是是是是有什么规矩

亲爸爸教的亲

所以你看于老师是老师

我们经常上于老师家就说活去啊

就排演节目去过吧

去过啊我去

后来去去就不去了

怎么不去

为什么于老师于老师到家教我们就喝酒

就是亲爸爸教不了亲儿子

他喝酒

他喝酒

他诈骗

你知道吗

我喝

我喝酒

哎呀

我又不是师傅

您都不知道

我给你讲讲啊

以前上于老师家说节目

我们都赶饭点儿去啊

一到屋呢

于老师张

我先吃饭

来来来来来

鹤翔大林来了

吃饭吃饭

吃饭坐着吃饭

他那个桌上啊

老有一个茅台酒的瓶子

He 1 吃饭呢

就晃着瓶子

哎哟

你看这酒没了

喝没了

这怎么办

你说这话给谁听

我们小非在编呢

you

你看鱼儿没了

我们家去买去吧

我就下楼给他买酒啊

他们家方圆十公里卖酒的都让他打跑了就算了

a 楼就楼下有超市

内老板是他小舅

您一般买瓶茅台1000多块钱差不多吧

它小就能卖的三千五

你说买不买

买完以后我们拎着上去了

这茅台分两种

一种53 度

一种43 度

他摇那是43 度

他小舅那是53 度的网上一歌呢

他一看

哎哟

这球你看跟我和那不一样

得了

收起来吧

车别的吧

这再喝别的

我们一走呢

他小舅子上来

把这53度拿走

等下一个串门儿

我们家怎么那么缺德啊

我们家就这一个章鱼老师

北京啊

一年二环里边一套房

我跟你说

他干的出来

干的出来

后来我们就不去了

就感觉不是饭点去

对对对

那天我就去了

去大连还没来

于老师都出去了

我跟家谁再于思洋在啊

他儿子

我们的诗歌

于思洋在我们这儿就待着待着呢

我说没事儿了

这不前两天过春节吗

我拿手机就放了

摇红包

有那个APP 摇红包花

瑶瑶于思洋就过来了

He 强诗歌you

我说怎么了

兄弟

你们这个被有点儿乱

师哥师弟来回叫着玩儿

这个是不是要换手机

我说

没有要红包儿得了

别来这套

我吧

一般由什么就想换什么知道啊

得了啊

这样吧

我把那个余翔从那个抽屉里拿一个新手机啊

新出呢

咱不知道什么牌子的

就我这个就给我了

现在用这个

对对

A te 墙之搁

这手机啊

你那也太旧了

该换了

把这拿走了

我说别介啊兄弟

干嘛呀

这我这有啊

我别拿你这个

你拿我的手机

我求你个事儿

我爸也不知怎么回事

现在上岁数了

也不是喝点儿酒

因为什么事儿出去说话

招三不招两

云山雾罩来不来就让人问住了

她让人问住了

丢了面子回来拿我们撒法子

我知道你啊

有学问啊

念的书多

遇到这事儿呢

给他往袁泉说

得了

这手机你用着吧

明白了吧

这么回事儿

我这手机我没白用

这我一直

我这周末

这您听明白了吧

我听

什么明白哪儿

我就听明白人上家去

你儿子给他的

你谁儿子

你瞧这事儿闹钢水儿啊

我儿子

我们这家里这么大的传承

能白给人手机说的有道理

对不对在有时差哪儿

我儿子为给他的手机

就为求啊

在外面拦着点我吧

别胡说八道

他刚刚怎么说的他

他说的您就听你先等你问

诶你怎么了

你把这事儿你跟他说干嘛

你还走不走

你还走不走

你我就问你

你还走不走

手机要不要

你要不走

你就拿着手机站在这儿听着说话

你要不要我就搁这儿

废话

你要走你就把手机给我我知道你让我拿货

你让我拿着没关系

我建议您别聊天儿了

咱下去

你让他来个单口

挺好的

单口的事儿

这也不是表

我们哥儿俩聊会儿

台上跟这些亲爱观众说会儿话啊

对不对啊

这这

这今天风香多好啊

我走不走

你不要拿拿

你看你大爷还是挺喜欢你的

知道我是你这

这这孩子平常是不错

就是说话招人生气吗

是哪儿

我村朝三不着量

说话云山雾罩

一点谱没有

我是那人吗

对不对

哼哼哼

您还别着

我这常年在外边见世面

常年在外边交朋友呢

外边一般朋友再射

会上有些东西

他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这时候对对对

大是有

但是你说真跟实实拍拍跟朋友一块儿聊天儿的时候

我能胡说八道

那不能

我能云山雾罩着三不着俩不会的

不会对骂来喊冤子了

哇噻

这是让我骗过的呃

咱不干这事儿

对吧

常年走南闯北

哪都录像

飞来飞去对对吗

我见过多少次面

那是咱们JJ

眼界比较宽

这是要附体

而不是你

咱们什么没见过

那倒是啊

你说上天入地

咱们不敢说啊

但是a 还有一回

真上了天了

真的

您给说说吧

真上天了

就那次咱们出去演出啊

可能您都不知道睡着了

在飞机上不上了飞机就想睡觉吗

哎呀

我这困就睡觉

其实也没飞几个小时

一会儿我就迷迷瞪瞪

就听空姐喊

我加起来了啊

收起小桌板

调制座椅靠背

啊哎

把那个那个那个窗户的那个

那个那个小窗户下窗户遮光板啊

遮光板摇下来

啊拉下来我就叫那个飞机落地了

去上海演出吗

虹桥机场落地吗

是我就起来吧

别睡啦

我到这儿啦

开窗户一看

不是到上海根本就啊

不是啊

不是啊

当时就

就就那个大气层您知道吗

但是听说过

大气层啊

这可是知识点科学知识啊

是是是是大就有个大气层啊

这上面就没有空气了

对对有大气

电子

我知道不是大气层

大气层的飞机就穿破大气层拉往上去啊

就就到了宇宙啦

我也我有这方面知识

各位啊

我有这方面知识

当时我一看

这不是木星吗

哎哟

我说我就在花片上见过啊啊去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太空的那个什么馆啊

我天闻馆啊

对对对天文馆我到那看过的木星照片

啊什么天王星啊

哎哟

这不就是海王星啊

冥王星啊

忽忽悠悠我周边

哎呀扫帚星啊

扫帚星干嘛呀

我全看见啦

都瞧见了九大行星

哎呀哎呀

为的咱这飞机啊

啊我

咱也不知道咱是公转还是自转啊

哇啦就围着我就绕啊

这太棒了

我就那次上天

咱们见过世面

您可以入地

可以可以

你可以了啊

以后你要再喝酒

别喝的肚子了

真的的

住静是勾兑的

我一直喝高

你小舅子说的都是60 度往上的好一点

又挣钱啊

挣钱不是你

怎么你不信

您这话胡说八道

我什么时候胡说八道

你刚才就胡说八道

哪会你不信是不信你不信你问他去啊

他知道他

他就坐我边儿上啊

刚才你说我也在这飞机上

飞机上就俩座儿啊

那我问他还是的呀

阎鹤祥

别别玩还行

谁跟你自拍呢

行了啊

问你点儿事儿啊

他不是我拿着手机啊

可以过去了

过去了啊

你听过这个啊啊

有人坐飞机

做着做着呢

空姐说到了啊

A 调制座椅靠背怎样怎样

突然间打这小窗户往外一瞧

飞机穿破了大气层

看见木星了

什么天王星啊

这个星那个星

九大行星围着转

什么玩意儿

你撑糊涂了吧

可信吗

没有

这是什么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啊

不能吃啊

你给我这么多

我的我的我什么不让我用的吗

这回是让你用我说的九大行星围着我转

我的天上上天啦

我从我大气层了我

哈哈哈哈a

这个上天上宇宙

这是他说的

没有有

哈哈哈哈

太好啦

说瞎话来罢

科学家解释一下吧

对飞机

对冲破大气层

他是在飞机上睡着了是吧

对啊

睡着了一睁眼

啊飞机上线啦

我亲眼得见的

你们俩挨着坐

我知道

我知道这个

他这个听着好像特别的奇怪

我说是呢

特别奇

怎么他怎么会

飞机怎么会冲破大气层呢

你给解释一下吧

要不

您您先说说废话

我要知道

我问你得问您啊

师傅怎么问我呀

问我的事儿

您是我师傅啊

什么叫老师

师者

传道授业解惑

我豁不豁就问您这怎么回事儿

对对不对

各位

再叫我管您叫师傅

您这我也没收你

这教你说瞎话啊

这怎么叫这件事儿不是你亲眼得见吗

是我

是我在

我亲眼得是他这个飞机

他睡着睡着

哦他睡着了

做梦做梦啊

一做梦啊啊

谁做梦

谁做梦

你做梦

梦没做

没做梦

空姐给我叫起来的

一睁眼眼睁睁的看着冲过来

把它里头就叫冥王星

海王星

我亲眼看着的

您再休息一会儿啊

就就就看见了

看见了刚才的相声吧

看见了

就这个啊

就没做梦

就醒着梦

看非宇宙遮眼睛

看的太好了

什么梦啊

我这

他这

按说他

他不应该开一个飞机

他这

他这速度

它它飞不出宇宙

可说是的速度不够

飞不眼睛翻出去了

他比他应该是再快一点儿

他能能能能能能能飞啊是的啊

非主要快一点

飞机不行

它就得是战斗机

战斗机a

他速度快

他战斗机也飞不出去

他比战斗机在块呢

他就是航天飞机哦

它就能飞出宇宙去了

行天飞机不卖票

对呀

我们上上海满盘也挣不了油钱呢

他是在对我

哎呀

他这个玩意儿怎么行天飞

当然我是看见拉屎的

看见行情挨着坐着

对啊对啊

对对啊

我没有

您不也在头等舱

马你应该看见了

我没有

我跟空姐儿聊天儿呢

这这怎么回事儿

怎么回事儿

这你看你要做一般中型飞机啊

头等舱一般是八个做对

八个座八座

我在俞老师边儿上

郭老师在那边做啊

我们后排啊

那天有一个就是欣科技公司的一个老板

他这公司出于产品啊

叫VR

眼镜儿知道威尔眼镜

知道VR

眼镜骂警察

问你呢啊

您您

您说吧

警察叔叔啊

这个VR 眼镜的好办法

他有他这公司新科技产品

戴VR 眼镜

一上飞机啊

就认出于老师来了

哎哟

这大冰星妤牵马于老师上飞机睡着以后呢

这老板都动了心眼儿了

我们的新眼镜儿新产品

我趁着于老师睡着呢

我把这眼镜儿戴着于老师脸上

他偷偷的把这一开

于老师睁眼一看一看我们的产品

A 1 高兴

万一给我们做代言呢

他趁着俞老师睡着啊

就把这VR 眼镜戴于老师脸上了

偷偷的呢

把这开关就开开

什么节目呢

就是一个环游太空一节目

于老师不知道啊

躺着睡着睡着

一睁眼

哎哟

冲破大气层拉

有木星有火星到了大气层拉

您明白了吧

不是真出大气层了

是有一个人拿1 VR 眼镜照他脑袋上

他以为出了大气层啦

啊哈哈哈哈

对对对对啊

说什么呢

你这是什么时候照的

有点儿意思

你不能这么胡说呀

这说话I 省事儿

你整事儿我可费事儿了啊

这不错不错

这手机怎么办

用着呀

这还差不多

用着行行用一个月

行行行行行行了啊

咱上后台让他说的当口儿

别这这么聊高兴呢

大伙儿也爱听

别别聊会儿别走啊

等我啊

哦以后有一个VR 的眼镜儿

这我心里痛快了

人家拿起来给您擦在脸上

擦在脸上

戴戴在脸上

啊啊

所以一睁眼就什么都看见了

啊you

天王星啊

冥王星啊

海王

哎哟

就那次是我一个特别

这个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啊

一个眼镜就被你拿下了啊

不是拿下了

这这

你要是说真戴上去再看没什么意思了

就这一睡着了

一睁眼he

了不得了

从此以后就爱上这个

还跟那老板交朋友交朋友啦

咱们都是好哥们儿

你看看啊

经常我们约着一块儿喝酒

让他上你们家买茅台去

我没去啊

去拉啊

有这倒霉的

啊啊啊

上次我们约着一块儿跟小舅子一块儿上楼下喝酒

家伙他发了财了啊

这个坐在酒馆里头是一帮人

我说拿酒来吧

喝茅台吧

哈哈拿着茅台从华谊到哎

你没有先摇一下吗

他不在啊

不在就可着自己人坑啊

这这这老求你说咱这玩意这

人好啊

I 好多到哪你就都能碰见

你的爱好是的a

你就我到九这功夫啊

哗啦啦往碗里倒酒啊啊

往碗里倒酒

我喜欢动物啊

夸这道

从这茅台瓶里啊

出了一条鱼

金鱼啊

红色的黑

你说我

我也特别奇怪

当时我是茅台瓶子里出来娱乐

欢蹦乱跳啊

倒了半碗酒

就在那个酒里边喷

哎哟

这真好玩

后来我这鱼不错呀

我拿回去养

可能养大了

这是那大鱼的那个披萨锦鲤

就就这么点啊

可能是刚繁殖出来小苗儿啊

就在求里边儿

你内VR 眼镜摘了没有啊

是不是VR 出了隐形眼镜总戴的不v ir 出隐形眼镜

我也不能总戴呢

所以你说这话你是你今儿又喝酒了吧

我上台就不喝酒了

要不咱俩来个风he Wan de

我都没听说过茅台倒出鱼来

废话我蹦乱跳

拿我眼睛就倒出来的茅台的瓶子

我小舅拿过来的

我是大b Lu Lu 你咋从口里出来

Lu I 在碗里边儿p Lu Lu 游啊

我就喜欢这动物

你知道吗

家里养了好多鱼

然后a 我这有点

您可以您可以您这个这个状态在医学上叫一并在民间

J 叫撞客你知道吧

不是我这撒一整的啊

这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我的亲亲身经历啊

你不信我不信啊

你问他去啊

好好说相声多好

你看看那个阎鹤祥

他是一个威尔眼镜儿

我清

我我知道了

知道了

少爷就完了

知道了

来了新作品了

我们有新的题目啦

怎么了

有人喝酒

拿茅台

划一道

顺着毛

瓶子里边出了一条鱼

欢蹦乱跳

呱啦呱啦

呱啦呱啦

这里边是有

是哪个250 给他说的这

你看看什么包子

还有一手机给我

不是说用一个月的话

他说用一出我

我到茅台到酒

从酒瓶子里出来一条鱼

坐在碗里铺乱

由我说的

这个茅台倒出鱼来

他说的a

没有有

哈哈

你休息吧

你休息吧啊

来吧来吧

杨杨

再解释一下

超级茅台倒出

肯定是有这个事儿哪

肯定有

他俩是对他肯定是有

因为那天吃饭我再

哪都有

你眼看着内茅台

他就倒出一个鱼来

哈哈

要不我儿子不用你呢

哼哼哼

我眼瞅你应该找地儿跳大绳去哈啊

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八导出一个鱼来造出茅台

喝多了

喝多了啊

喝多了

刚坐那儿刚坐那儿

这瓶酒刚拿来倒酒

倒出鱼来还没he na 开盖儿就流出鱼来

他这个网啊

有一个金鱼的一个底儿a

绣着一个余额

你拿我当傻子了是吗

甲鱼我分不出你

你手机看怎么

你要不要我

这我知道

肯定是他与

对了

我只这个茅台

他倒是嘿嘿嘿开心的样子a

来换

我知道

我知道

他那天我给你提人吧

谁啊

马为都你知道不

我知道啊

于老师

朋友啊老哥们

对那天吃饭有没有马卫东啊

坐在那儿呢

哎你看啊

有啊

马为都就好办了

这个马马为都好养小动物

好养猫啊

反正什么都养吧

跟娱乐爱好一样

那天吃饭呢

马为都就坐于劳边

马玉兰边上正吃着饭呢

鱼儿刚要倒酒呢

马为都先生来一朋友

拿一什么呢给他买的金鱼

从这个于是上刚买完

拿塑料袋兜着给马为都先生养过鱼的都知道啊

这鱼啊

你出来之前给打氧啊

要不鱼容易憋死啊

拿这个饭桌上来了

马一浮先生一看

哎哟

这鱼这一看

这都拿出来六七个小时了

这再不换水

再不打养着鱼就死了

赶紧叫人服务员拿一大碗历史

把这个鱼呢疼的这个碗里边儿

它疼这个碗子

这徒弟也不会疼

拿着塑料袋软了吧唧就往这儿倒

马为都集了德

你别弄了

她拿手把这个鱼从里边儿就超出来了

这鱼它是活的似的

欢蹦乱跳啊

他一没拿住这鱼喷蹦过去了

这时候怎么回事儿呢

于老师正好开屏啊

他倒这个酒

他一边倒酒

一边跟人聊天儿

我看这角度不错啊

就是咱这

他一转身看那边就打闪纫针

这么一功夫

内娱蹦就蹦到这碗里来了

他拿眼睛看那儿

倒完这九回头一看

这儿有一条鱼

从这儿到出来的

您听明白了吗

他不是酒里有一个鱼

是马

都没拿着这个鱼钓着碗里

他以为这有一条鱼

喝好这玩意儿买手机还是有用的

那是你说这马为多多重要啊

好好好

是是这么回事儿啊

太太太对了

太对了

你看这

这这讲的多清楚

是是

这像话吗

您这不错

你这批泵于这蹦一马

我怎么办呢

这个梦马不马为都不错

您不能这么聊天儿的

这人说话好抄经

您抄经我死这儿了

不错

挺好的

这手机

我这手机怎么用着用着眼球转年了

对吧

小严重

再说得了得了是吧

别聊别聊了

别整正兴头上

别着劲头儿

我就和我聊天

就喜欢聊啊聊啊这

你们这喝酒也不叫我

哎呀

我这人好交朋友是的

下回叫你好

我爱好又多

朋友又广是吧

就是一个经常有到我一块儿喝的酒啊

我拿点小动物啊哎

给我这个这个上马场啊上哪儿一块儿玩儿

我喜欢动物有爱心

对你像这天儿吧

你看眼瞧着这个这个天凉啦啊

就就进了冬天了

就好养那个秋虫秋虫

就就就就我就痒

哈哈家里边儿有点儿饿

没事儿听听教啊哎

这有一种秋天的感觉嗯

是吧

反季节嘛

开心呢

对吧

因为他反季节就那天我正在家睡觉呢

就去晚上夜里头啊

我这失眠睡不着

我就听见我们家这个

这个

这个外头啊

就有这个秋虫叫唤

我就喜欢这个

我就听话

都都熟悉的朋友都知道

这是蛐蛐儿

蛐蛐儿蛐蛐儿

哎哟

我这高兴

我一听

这叫这声啊

个头儿这区区小不了

Na 是我真该去去吧

去去当时就起来配上衣服

叫上我儿子

我去拿着抄吧

拿这个罩子钎子

咱们一块儿的曲儿

我们倒倒出了家门口儿

一听都都没在家门口儿

我没在家

门口儿在胡同口呢

或这么大声音

哎哟

我说那就追啊

追到胡同口儿去

我一听他嘟嘟嘟嘟

没在胡同口儿

在哪儿

在北京火车站呢

我的三大爷追

谁让我喜欢呢

对吧

咱也不怕这穿的

以后追到火车站就每天都都没在火车站啊

在唐山呢

啊哈

那也追

这小虫儿跑得快

我到唐山

嘟嘟

哎哟

我就他追的

唐山有一个地方

您知道叫什么小衫儿

就是老地名儿

对对

追到那儿

我一听

都就在这儿呢

就在这儿呢

当时我就哎

我说哇呀哎

我儿子拿着铁锹挖呀刨哇

哎哟哇

出这么一栋

我往这洞里一看

能知道怎么

这蛐蛐儿啊

就光着脑袋he

就有这剧场

这么大个儿

没长那么大

对俩眼睛啊

聚光灯似的照俩虚的电线杆子

行行行行啦

哎哟

我当时我太爱了

我这会儿要上凳子

把凳子压趴下去

别等着

行了行了

说这上集装箱啦

行啦

装啊

于老师

可以了

可以了

您可以了啊

说到兴头儿

你这胡说八道

怎么叫胡说

你又不信

怎么可能呢

你不信说信呢

你问他去

他就知道阎鹤祥

问你点事儿啊

怎么了

有人在北京住

听见蛐蛐叫

一出胡同没再在北京站了

胡说八道

由da 北京站可就到唐山啦

糊涂了

唐山找着小三儿

为这事

这区区脑袋跟着北仔似的

哎哟

这脑袋跟探照灯似的说了呢

狮子跟电线杆子似的

A 这事儿是他说的

他说也没有啦

这手机我不要了

给她la

查看完整歌词
相关推荐
播放全部
13:19
收藏
34:57
收藏
0次播放 ·
44:32
收藏
22:56
收藏
20:51
收藏
58:54
收藏
38:46
收藏
23:24
收藏
38:15
收藏
20:25
收藏
21:43
收藏
35:49
收藏
42:30
收藏
26:38
收藏
29:31
收藏
30:04
收藏
24:25
收藏
48:26
收藏
15:34
收藏
34:17
收藏
26:54
收藏
31:41
收藏
12:37
收藏
39:50
收藏
--> --> -->
删除歌单
删除歌圈
下一首播放
添加到新歌单
微信
QQ好友
QQ空间
Facebook
Twitter
添加种子音乐到主屏幕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한국어
关闭